奶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环球开年已有一月热点温度有降有升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0:02 阅读: 来源:奶瓶厂家

▲1月31日,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南郊赛达·宰纳卜镇,叙利亚安全部队人员和居民聚集在爆炸袭击现场。当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南郊发生连环爆炸袭击事件,造成至少45人死亡、110人受伤。新华社发

新的一年开启已有一个月,世界上热点的走势依然让人捉摸不透。

这些热点既有中东地区的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等,也包括亚洲中部的阿富汗、欧洲东部的乌克兰等。还有一些国家虽未陷入内乱,但出现动荡苗头,比如拉美的巴西、委内瑞拉等。所有这些不稳定源无不从去年甚至更早时候延续而来。

和平,是世界人民的普遍期盼。为了和平,国际社会需更加努力,让热点降温。

叙利亚:和谈意味转机?前景难料!

2015:叙利亚危机恶果比往年更加明显——极端组织坐大、难民危机外溢。西方国家因此自食其果,不得不反思其一味支持叙反对派的政策。9月,俄罗斯开始对极端组织进行军事打击,受益于此,叙政府军此后在多条战线取得重大进展。岁末,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和平进程出现转机。

2016:新一轮叙利亚各派和谈1月29日在日内瓦开启,本轮和谈将涉及持久停火、人道主义救援、打击恐怖主义、政治过渡、修改宪法以及实施选举等主要议题。虽然“让叙利亚人决定叙利亚的未来”已成各方共识,但从根本上说,叙总统巴沙尔的去留仍是争议焦点,叙政府与反对派以及各自背后的大国势力依然互不相让。

分析人士指出,当前的叙利亚不但是叙国内各派势力的角斗场,也是大国和地区势力博弈的棋盘。可以预料,叙内外势力的谈判将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

伊拉克:赶走“伊斯兰国”?任务犹艰!

2015: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的支持下,伊拉克政府军与库尔德武装对极端武装“伊斯兰国”发动大规模攻势,夺回了该国中部和北部地区大片领土。12月28日,伊军方宣布收复了西部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

2016:伊总理阿巴迪在政府军收复拉马迪后声称要在这一年彻底消灭伊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然而伊拉克政治评论家纳吉布·朱布里指出,虽然“伊斯兰国”失去了部分占领区,但彻底消灭该组织仍为时尚早,例如安巴尔省仍有一半以上土地被“伊斯兰国”占据,完全收复该省恐要经历一场持久战。

同时,“伊斯兰国”仍然占领着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并在城内部署了大量武装人员。虽然库尔德武装已从三面包围了摩苏尔,但如何协调矛盾重重的库尔德武装和伊拉克政府军仍是摆在“国际联盟”面前的难题。

此外,“伊斯兰国”在正面战场失利后很可能采取更疯狂的报复行动,包括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实施恐怖袭击。因此,在安全方面,伊拉克在2016年仍然面临巨大挑战。

也门:和谈能否成功?难言乐观!

2015:也门胡塞武装与总统哈迪领导的政府发生冲突,并最终导致哈迪政府被迫流亡沙特。沙特等国随后军事介入也门局势,对胡塞武装目标展开打击,帮助哈迪夺回南部地区并返回也门国内。

面对动荡局势,在国际社会斡旋下,也门各方开启政治对话进程,但进展并不顺利。6月由联合国斡旋的首轮和谈因分歧严重未能达成协议。12月开始的新一轮和谈又因各方在和谈期间未能实现有效停火而暂时中止。

2016:和谈原定于1月中旬重新启动,但后又被推迟。新一轮和谈的日期至今没有确定。

也门军事政治专家、退役将军阿里说,政府军高官曾暗示,在也门的战斗还将持续至少6个月,“很显然,等待也门人民的不是和平和乐观”。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2016年也门会发生什么。

也门政治分析家艾哈迈德·卡西姆则认为,2016年不会有和平的解决方案,只会有更多的战争与杀戮。“英国和美国并不关心也门和也门的人民,这里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赚钱的生意罢了。”

阿富汗:和平进程怎走?犹未可知!

2015: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从阿富汗撤军后,由于阿政府军能力有限,无法抵御境内塔利班及其他武装组织的进攻,一年来,阿安全局势趋于恶化。9月,塔利班甚至一度攻占北部重镇昆都士,这是自2001年倒台以来,塔利班首次占领整个阿富汗省份。

尽管如此,阿国内和平进程并没有完全停止。7月,阿政府与塔利班代表在巴基斯坦举行了双方14年来的首次公开对话,但第二轮对话因塔利班领导人更换而被推迟。

2016:由阿富汗、中国、巴基斯坦和美国高官出席的阿富汗问题四方对话本月举行了两次会议,就阿政府与塔利班的和谈路线图进行了磋商并取得一定进展。下次会议也将于2月6日举行。

四方对话的举行表明,促使阿政府与塔利班通过谈判实现国内和平已成为国际社会共识,美中等大国的参与和推动也让人看到了希望。不过,由于作为当事一方的塔利班可能谋求通过武装进攻赢得更多谈判筹码,因此这一年阿富汗能否结束战乱迎来和平还有很大不确定性。

乌克兰:东部局势趋稳?变数多多!

2015:解决顿巴斯冲突的最大突破是德国、法国、俄罗斯、乌克兰四国领导人2月份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签署了新明斯克停火协议,就多项关键问题达成了共识。这一协议至今仍被冲突各方和国际社会认为是解决顿巴斯冲突的不可替代的文件。与此同时,一年来,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欧安组织、乌克兰、俄罗斯)继续就落实达成的各项协议展开密集谈判。自去年9月以来,大规模交火和死伤事件没再发生。

2016: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在1月份已举行了3次会谈,在人道主义援助、扫雷、开放居民出入通道、恢复供水等方面取得了一些具体成果。2月份,德、法、俄、乌四国还将举行外长级会谈。舆论认为,无论会谈结果如何,只要能坐下来谈,事态就是积极的。

可以说,目前解决顿巴斯冲突正处于关键时刻,往前一步可以迎来冲突的政治解决,往后一步也可能重回血腥战争,更有可能的是保持一种“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的均势。

舆论认为,2016年,在顿巴斯冲突中各方“保持均势”的可能性最大,重回血腥战争的可能性最小,但不排除偶尔的摩擦事件。顿巴斯冲突本身早已超出乌克兰政治和领土范畴,俄同西方在经济制裁问题上相互争斗的态势、石油价格走势等,都将影响顿巴斯冲突的走向。

巴西:能否化解危机?悬念不小!

2015:作为重要的发展中大国,巴西经济出现急剧萎缩,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持续发酵,国会也开启对总统罗塞夫的弹劾程序,罗塞夫支持率大幅下滑。在这些事件的交互作用下,巴西爆发了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危机,局势动荡不安。

2016:两大不确定因素将直接决定总统弹劾案走向。一是民主运动党的立场。本来,执政联盟目前握有国会多数票,完全可以终结弹劾案,但联盟中的民主运动党一直持观望态度,立场令人玩味。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调查的进展。如果执政党与政府大规模地陷入腐败案,而且有证据显示罗塞夫本人知情,那么反对派一定不会错失扳倒罗塞夫的良机。

此外,在经济方面,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巴西经济在2016年还将萎缩3.6%。

经济萎靡将导致巴西民众对政府不信任加剧,而政治危机反过来又将损害投资者信心,进一步将经济推向萧条深渊。

委内瑞拉:依靠改革脱困?困难极大!

2015:国际油价下跌、国内生产力不足等多方面因素导致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经历了糟糕的一年。该国前三季度国内通胀率高达108.7%,经济衰退7.1%。而对马杜罗政府来说,更要命的是,委内瑞拉反对党联盟在12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胜出。

2016:多数国际金融机构认为,若委内瑞拉不进行有效改革,2016年的经济将更加糟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甚至预测2016年委内瑞拉通胀率将高达700%。

为了应对严峻的经济形势,总统马杜罗1月中旬宣布全国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并称目前的经济危机已影响政治稳定,要求反对党占多数的议会通过相关法案,但遭到议会拒绝。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马杜罗政府和反对派主导的议会的立场完全无法调和,真正有利于国家走出经济困局的必要改革将难以实施,委内瑞拉的经济或将继续下滑,社会也难言稳定。

此外,反对派有可能在4月马杜罗任期过半之际根据宪法发动罢黜公投,提前终结马杜罗的任期。(执笔记者:刘健、刘赞;参与记者杨臻、刘万利、陈序、陈霖、陈俊锋、徐烨、王瑛、刘彤)

安阳订制工服

莱西西服定做

玉溪西装定制

九台工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