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经年未央是谁又想起了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11:19 阅读: 来源:奶瓶厂家

时光碾过的痕迹,有你有我;手臂上刻画的爱,模糊了过往;承诺成了刻骨的伤,一碰就疼。是否只要我们紧握彼此双手,时间,它就会一直为我们停留,不走呢?­

文/忆心

­

【无法预见的未来】

耳边再次传来张韶涵的那首《不想懂得》,听着听着,月沫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没有谁会知道她的言不由衷里隐藏着多少的不舍。

就连梦里她都能听见一个清晰的声音,不断地提醒着自己,瑾只是去实现他的梦想,他会回来的。

离别后的等待,是为了相聚的厮守。逝去的光阴,有月沫的思念;天涯的彼岸,有月沫的想念。即使是地老天荒,即使是海枯石烂,一个华丽的落幕,将是我们永恒的相守。

最初的甜蜜画面仍在脑海里游荡,只是陪伴身边的人已换了模样。

月沫常常来到海边,一坐就是一整天。浩宇就是在那里认识的,他也喜欢海。有一次,月沫只是想通过海水感受到瑾的气息,结果被善良的浩宇误以为是她要想不开。

从那以后,他们成为了好朋友。月沫经常对他提起那个喜欢叫她丫头,在海的另一边实现着梦想的男孩。渐渐的,浩宇成了她唯一倾诉的对象。

浩宇是个温柔体贴的男孩,他就这样静静的听着月沫的诉说,一如既往地陪伴在她的身边,给予她关心与保护。有了他的陪伴,月沫也不再一个人躲起来触碰心底的疼痛。

“沫儿,如果累了,想找个依靠的肩膀,我这里永远为你保留着。”浩宇总是一脸笑意的拍着自己的肩,说着这样一句让月沫心疼的话。

“浩宇,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不在意的笑,我就会越难过,你知道的,我并不能答应你什么。”每每听到浩宇那句话时,月沫就会觉得非常内疚。

他知道她始终无法忘记那个带着承诺离开的男孩莫念瑾,可还是无怨无悔的鼓励她,让她走出生活的阴霾,尽管她的泪都与他无关。

浩宇的笑依旧阳光,温暖了月沫的心,却始终无法入驻月沫的心,无法替代她心中的那个他。

阔别多年,月沫再次来到这个会让心跟着生疼的地方,依旧是飘着雨的天空,依旧是灰白相间的暗。

月沫眼神迷离地望着前方,地平线的尽头,匿藏着她所有的爱。

她捧着海水低语,“你把我最爱的瑾带去彼岸,可是,你却忘了把他带回我的身边?瑾,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再次牵起我的手,你是不是迷路了?还是早已把我忘记开始新的生活了?没有你的我,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不,提线木偶还有一根紧牵的线,可是我呢?如果时间把我带回三年前的今天,就算让我失去所有,无论你去哪里,我也要紧紧握住你的手,跟着你,一起领略走过的每一寸土地,欣赏遇见的每一抹风景。瑾,我想你了,我说我想你了,你可曾听到?”­

­

【1、十分钟的幸福开始】­

听说,上帝偏爱努力向上的小孩,她可以没有美丽的容貌,也可以没有过人的智慧,但是她一定得够勇敢,够坚强。

那是一个暗淡的夜晚,就连星星也看不得她的落迫因此躲了起来,没有星光的照耀,前方的路让人不寒而栗,月沫没有因此退缩,从小没有得到过父母疼爱、亲人陪伴的她,注定一辈子只能孤身一人,没有人会同情弱者,她只能选择前往,就算前方没有她的依归,却仍执着于幸福会在下个转角处遇见。

一阵汽车的嘈杂声打破了沉寂,那刺眼的车灯促使月沫不由自主的捂上了双眸,透过指间的缝隙,依稀看见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她还未来得及细想,透过手臂传来的疼痛另她不得不相信这次真遇上坏人了。她没有被吓哭,而是狠狠的瞪着那几个根本看不清相貌的男子,她大叫,但没人理会,他们也不会看到她眼里的愤怒。她用力的尝试着挣脱他们结实而有力的手掌,事与愿违,她没有再作任何挣扎。

拐角的黑暗,一双貌似空洞却又静如柔水般的双眸透视着这一切,尽收眼底,他在等待着......

就在他们拖着月沫来到车前准备拉开车门时,警觉有些松懈,少年趁这一时机,把有些疲惫的月沫从他们的手里拽了出来,她顺势跌进了少年的怀里。

不曾陷入的迷恋,不曾知道的温暖,不曾依靠的胸怀。陌生人的怀抱,给了月沫永恒思念的温暖。她就这样傻傻的躲在少年的怀里,有着安全感的摇篮,好想就这样待一辈子,月沫想着想着,心也跟着毫无节奏的跳动。

一刹那,少年的一拳与一脚,解决了最近的两人。转身。拉着月沫的手便往来时的小巷逃离。

一场突如其来的逃离,注定了一场跌宕起伏的浪漫。

月沫的脚步,紧紧跟着少年的背影。她打量着那个少年,飘逸的碎发,一身白净的运动衫,只是一个背影就足以让她脸颊滚烫。

一路狂奔,月沫早就忘了自己是如何跑的,她把自己的重量都交给了那少年。“呼呼,呼呼。。。”两个人靠着小巷的墙壁,深深地喘气着,终于,在绕过七八个小巷才摆脱他们的追捕。

少年走到月沫身边,“好了,丫头,没事了,你家在哪呢?我送你回去吧”声音如清泉,声声敲击着月沫那颗不安分的心。

瑾的一句‘丫头’叫得那么亲切,那么理所当然,仿佛她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丫头。

“我可以抱抱你吗?”月沫呆呆站在原地低头小声的请求着。她不是随便的女孩,她只是想认认真真的感受一次从别人身体里传递过来的温度。家,这是个多么陌生的字眼,她现在要回的那个家,是个一年四季没有阳光照耀并且潮湿得另人滞息的地下室。

瑾听到了月沫如蚊吟般的声音,动作轻盈的把她抱在怀里。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占人便宜的坏人,只是看到她那模样着实另人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被瑾抱在怀里的月沫哭了,眼泪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往心里流,十八年来从未掉过一滴泪的眼睛,此刻如黄河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怀里的泪人,瑾变得不知所措,他还没学会如何安慰女生,只是不停的,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2、你给的温暖用一辈子珍藏­】

月沫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当她醒来时,已经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房间,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眼睛肿得像灯笼似的,她吃力的撑着眼皮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天蓝是整个房间的主色调,感觉清新自然。

瑾把早餐和冰袋送进房间,道一句早安。

他的这句早安,让月沫倍感温馨,她几乎快要忘记还有‘早安’这样一种问候的方式。

吃着瑾亲手做的早餐,用他拿来的冰袋敷眼睛,此时,一颗名为爱情的种子正在心底悄悄萌芽。

她就这样感受着瑾带来的温暖,可是她的内心却又非常的不安,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对另一个人好,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白吃的午餐。

早餐过后,瑾决定送月沫回家,理由是,再不回去家人非要担心不可。

“我......我没有家,也没有家人,只有我自己,现在也没有哪里可以去。”月沫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心里一直默念,老天爷爷,请原谅我说的这个小小的谎言,第一次有人对我好,我不想失去,你会原谅我的吧。

瑾一向细心入微,怎会察觉不到月沫语气的变化。但是他没有揭穿她,虽然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无家可归,但这次他想把她留下来,这样一个让人忧心的女孩,他不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外边。

“那就留下来吧,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瑾。”瑾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

“我叫月沫。谢谢你昨晚救了我。”

“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瑾阳光的笑再次温暖了月沫的心。

月沫因为瑾的那句话留了下来,在瑾的帮助下,和他一起去了同一所学校上学。整幢房子就住着瑾和月沫两个人,他们的生活虽然简单却不缺乏新意,他们每天晚上会坐在阳台上看星星,也会有那么一次看到流星,月沫会像个小孩似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许下心愿。当瑾问她许下什么愿望时,她会傻笑着说:“瑾,说出来就不灵了。”

月沫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在一起,如果算,瑾还没有对她说过喜欢她。如果不算,那么这样的生活又算是什么呢?­

【3、至死不渝小插曲】­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去,一起吃早餐,一起上学,一起逛街,一起看星星。这一切看似都跟爱情无关,却又让旁人都觉得暧昧。

直到一天下午,放学后,瑾准时来到月沫的教室门口等她,他小声唤她的名字,听到瑾的声音后月沫甜甜的笑了。

那天刚好是月沫的值日,她和同桌一起打扫着教室。“月沫,你哥哥真好,每天都来等你一起回家,好羡慕你呀!”同桌一句无心的话语深深刺痛了月沫的心。

或许吧,在同学眼里瑾就是她的哥哥,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不是兄妹,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有多么的爱他。

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他救她那时,还是他跟她说早安那一刻,亦或是他要她把那里当成自己家的时候。

走在回家的路上,月沫出奇的安静,她没像往常一样牵着瑾的手,不再笑呵呵地问他今天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儿。

月沫突如其来的改变让瑾不知所以然,他在想,会不会是丫头察觉到自己爱上她了,可是一直都隐藏的很好啊。

两个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往家的方向缓缓移动着。

家门口,月沫没有再往前踏出一步,她想是不是该离开了,这儿毕竟不是她月沫的家,总有一天还是要离开的,不是吗?何不趁现在还不是那么难舍难分的时候离开呢?

挣扎了许久她还是开了口,“瑾,我是不是该离开了,我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谢谢你让我把这当成自己的家,把我当成妹妹一样来照顾,我不能太依赖这里,太依赖你,我怕有一天会舍不得离开。”眼泪跟着流了下来,她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爱哭了。

瑾心疼的为她抹着眼泪,“傻丫头,既然会舍不得就不要离开,这永远都是你的家。”

月沫不想再这样傻下去了,要是他真的爱她,怎么会到现在都没说过一句表示爱她的话,那仅仅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月沫没有回答瑾,只是转身,她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来,现在该走了自然也不用带走任何东西,真正属于她的也只有她自己。

看着月沫转身离去的背影,瑾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可她仍然不回头,她怕回过头看到瑾就再也狠不下心离开了。

“丫头,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你也要把我抛弃了?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就算只是陪你看星星我都觉得很幸福,是不是太在乎的东西就越容易失去,你走进了我的心现在却要搬走了,既然如此,好吧,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瑾的声音从刚开始的低吟到最后的咆哮,他感觉心痛得快要死掉,父母丢下他出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痛苦过。

经过268个日日夜夜的相知相伴,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这个叫月沫女孩,只是一直羞于表白,或许是因为没有勇气,又或许是害怕失去。

月沫最终还是妥协于瑾那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她的心是痛的,她转身跑了回去,紧紧的抱着瑾,“对,我是好狠心,何必去在意什么面子,何必去无心自扰,我就是一胆小鬼,以前的我不是很勇敢的吗?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懦弱,爱了就是爱了,瑾,我不管什么女生应该含蓄的大道理了,这次换我守护你,以后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感受到对方的体温,瑾把月沫抱得更紧了,他怕只要手一松她就会消失不见。

“丫头,我爱你,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就这样一辈子都牵着对方的手,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听细水长流。”听到月沫的这番话,瑾哭了,其实他才是胆小鬼,一直把爱隐藏于心底,以为这样对彼此都好,可没想到现在伤害到的却是两个人。

那肩膀上的丝丝温热是泪吗?瑾流泪了,听说只要找到那个肯定为自己流泪的人,就找到幸福了,瑾,你就是我的幸福吗?­

【4、脸上洋溢的幸福是离别的前奏­】

瑾摘一朵木棉花,放在月沫的手心,对她说:“丫头,听说木棉花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这辈子你就是我最想要珍惜的人。”

“瑾,你也是我这辈子最想要珍惜的人。”月沫真正感受到,原来幸福真的可以很美好。

现实之所以比梦境残酷,是因为它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它不会在意面对的人是否能够欣然接受。离别还是会来,只是来得早或晚。

要是瑾的父母没有回来,他们真的会像设想中的那样一辈子不分离。

那天月沫偷听到瑾的父母要他去完成他的梦想,她不能这么自私的牵拌住他的人生,更何况是至爱。

她注定一辈子就只能是一个人吗?幸福真的不能相伴她左右吗?为什么想要好好守护一个人这么难呢?每每想到这些月沫就会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

她最想看到的,就是瑾能幸福,然而现在她能做的,就是成全他的幸福,让他走吧,瑾有自己的梦想,就让他去追寻他的梦吧。

也许月沫根本就不知道,在瑾的心里,只有跟她在一起的瑾才是幸福的。

对于月沫的强烈要求,瑾没有反对,他选择离开,面对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他并不是那么有把握能给予她幸福。

离别,月沫没有表现出多么的不舍,她要用她的淡然让瑾放心的离开,她要让他相信,没有瑾的月沫可以过得很好。

“丫头,等我,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到那时,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瑾离开时对月沫承诺他一定会回来。

月沫没有回答,她只是很用力的点着头。

看着载着她的瑾的船只越飘越远,月沫才对着不着边迹的汪洋呼喊:“瑾,我会等你,等你回来做你的新娘。”可是,他能听见吗?­

月沫失魂落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情侣,那男孩正给女孩冻得通红的手小心翼翼地哈着气。回想起去年,瑾把身上的外套披在自己的肩上,而他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线衣。

这个冬天真的格外寒冷,没有可以取暖的拥抱,没有可以暖心的话语,现在,她能感觉到的,除了冷还是冷。

离别,不管它是否伤感,都是痛的。等待,不管它有没有希望,都是苦的。

月沫抬头望着微光点点的星空,凝望着,她把对远方的思念寄托在星星上,希望天涯一方的他能感受到她的思念,告诉他,她等着,一直在等着。

【莫念瑾】­

我是瑾­

三年了,没有人会知道这三年来我是怎么一步一步走下去的。

离开丫头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后悔没有把她一起带来,没有丫头在身边的日子真的好不习惯,有时真想马上飞回去,再也不要什么梦想了。

可是我似乎在梦里听到丫头跟我说话了,她对我说:“瑾,你一定要完成自己的梦想,我希望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看到莫念瑾这个名字,瑾,我等你平安归来,等你回来娶我。”

每每想到这些我就有了前进的动力,我不能让丫头失望。

在这里手机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处于关机状态,我想丫头会理解的吧。

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一个人偷偷的想念。

我真不应该让丫头等我,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况且我连归期都不知是何日。

丫头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不知现在的你,身边是否有一个比我还爱你的男子陪在你身边,代替我照顾你呢?

如果有,我希望你跟他幸福的生活下去,就把我当成哥哥吧,我只想看到你幸福,不管这份幸福是不是我给的,但是,如果我回去的时候你依然记得我,依旧爱我,我定会用尽全力把幸福给你。

丫头这三年来你是不是瘦了,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丫头,还记得第一次相遇的场景,你一定不知道吧,其实那是我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认识你,要是哪一天你知道了,一定会骂我坏蛋吧。

后来你跟我说你无家可归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我把你的名字刻画在生命里,你就是我想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子。

丫头,如果,如果我没能再次牵起你的手,没能和你步入红地毯,没能把戒指套在你右手的无名指上,你会恨我吗?

丫头,你的善良让我心疼,你就是这么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丫头,再过一个月我就能回到你身边了,带着你希望我做到所有回到你的身边。

丫头,我没有忘记你,也没有要抛下你开始新的生活。

丫头,我爱你,你听见了吗?

本文是忆心的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纸煤登载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1220789597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