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儿子去世翁媳抢房任性公公要将儿媳送进监狱《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1:00:01 阅读: 来源:奶瓶厂家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是个无解的家庭难题。可翁媳矛盾,一旦爆发,也可能很难收拾。有这么两对公公、媳妇,就因为家事来到了司法所。

翔安马巷八旬老人阿财的晚年生活羡煞旁人,儿女孝顺,不愁吃穿。可他的脾气却一天比一天大,稍有不顺就发火、打砸,还喜欢重金请人“算命”。

在征地补偿款5万元发下来后,担心老人被骗,子女们密谋由其儿媳阿萍将钱“骗”出来,每月给他600元利息。因为要不回这5万元,老人来到马巷司法所怒斥阿萍是恶毒媳妇,要求把她抓进监狱。

老人怒斥儿媳 占钱款还打人

几年前,马巷八旬老人阿财拿到了村小组发放的5万元土地补偿款。

“爸,要不这钱放我这,我去做理财,比存银行有赚头,每个月再给你600元利息?”补偿款刚下来那会儿,儿媳妇阿萍跟老人商议,老人同意了。可上个月,因为这笔钱,两人开始有了矛盾。

上个月,阿财来到马巷司法所求助,称最近几个月他都没领到儿媳曾经承诺的每月600元利息,他想要回那5万,但儿媳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

“上个星期,我跟她提那5万元,她非但不给钱,还用扫把打伤了我的手。”阿财抬起红肿的右手,“这种恶毒的媳妇,我要告她,把她关进监狱!”老人突然变得歇斯底里,称其曾拨打110求助,可警察不予理会,村干部也不管这事。

身上背心泛黄、裤子到处补丁,调解员打量了阿财一番,同情阿财的遭遇,但有着多年调解经验的调解员坚持不能听信片面之言,应该调查清楚再入手。

调解员让老人在茶调室稍等,径直走向办公室,拨通了老人所在社区调解员老陈的电话,听完老陈的述说,调解员决定次日到阿财家走一趟。

老人脾气不好 家人怕其被骗

调解员了解到,阿财家本是家徒四壁,自从精明能干的阿萍嫁进来后,家里有了起色。

经多方打听,调解员获悉,近年来,生活是好了,但阿财脾气见长,愈发“古怪”。据介绍,只要别人说他一句不好,他就会大发雷霆。另外,阿财成天疑神疑鬼,总是无端猜疑老伴出轨,刚存的钱也老担心被人偷领,密码改了又改。老人还对“算命先生”唯命是从,不惜重金给自己算卦。稍不顺心,阿财就辱骂老伴、打砸家中的物品,闹得鸡犬不宁。几个儿女对他都“敬而远之”,唯有二儿媳妇阿萍敢与他“抗衡”,能“震”得住他。每当阿财“发神经”时,只要阿萍一个眼神,他立马变“乖”。

土地补偿款下来后,一大家子担心阿财被骗,几经商议,决定由阿萍将钱从阿财手里“骗”出来,再每月给他发“利息”。对此,阿财浑然不知。

几个月前,阿财听信他人“要把钱揣在手里才踏实”的蛊惑,决定把钱从媳妇那儿要回来。为此,阿财拒收了近几个月的利息以示抗议,阿萍未予理会。而阿财受伤那日,他要钱未果后拿杯子砸向阿萍,阿萍躲闪及时才未受伤。一气之下,阿萍拿起扫把吓唬阿财,没想到在争执中,不慎将阿财右手划伤。据介绍,那天阿财确实要报警,但老眼昏花,打错了电话。

了解情况后,调解员联系上阿财,让他第二天到司法所来商量“对策”。

调解员讲好话 老人找到知音

调解员认为,问题的焦点不是赡养、老人受虐等,关键在于,阿财是个有些孩子气、有些“疯癫”又执拗的“老顽童”,家人都被他不定时的任性“折腾”得不行了。

调解员决定从“讲好话”入手。在司法所里,调解员认真倾听阿财讲述以前的辛苦岁月,对阿财的吃苦精神给予赞赏。阿财聊到了现在的好日子,当年,阿萍没嫌弃他们家境贫苦,嫁进来后也任劳任怨,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

见阿财的情绪平稳,调解员说,这次的事纯属意外,那日也是阿财动手在先,阿财对儿媳妇的问题也不再那么固执己见了。

此外,调解员又与老人“探讨”要怎样防止钱被骗、如何把钱收好的问题。调解员联系自家奶奶的情况,提出的建议与阿财之前所想不谋而合,阿财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对调解员充满信任。

老人高兴归家 一家和睦相处

在征得阿萍及其他家人的同意后,双方签订了协议,阿萍将5万元还给阿财,但阿财不许再出现辱骂家人、破坏家具等行为。

看到5万元“失而复得”,阿财高兴得合不拢嘴,跟着儿子回家去了。调解员将阿萍留下,与心理分析师一起,分析老人阿财的“病因”:缺少关爱。分析师建议阿萍回去后,改变对待老人的方法,“吓”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应多给予关心,别“忙着生意顾不上老爹”,否则,有再多的钱,老人成日吵吵闹闹也过得不安宁、不幸福。阿萍表示通过这次的闹剧,回家后会与其他的家人一起,换一种方式与老人相处。

儿子去世翁媳抢房

前年,阿忠因为癌症去世。公公林老伯向儿媳阿茹提出,要析产分割阿忠名下的房产。而后,原来贤惠孝顺的媳妇对老人不理不睬,孙子见到爷爷更是连招呼都不打。

据了解,阿忠名下有两套房,夫妻婚后共同购买,一套由公婆居住,一套用于出租。

阿茹认为是阿忠的大哥阿龙从中作祟。老人通过继承得到阿忠房产,等老人百年之后,阿龙作为子女可继承的房产又能多得一些。

林老伯认为,阿忠生前没有立遗嘱,他和老伴继承儿子的遗产无可厚非。林老伯找到嘉莲司法所,称其在同安还有一处房产,将来肯定要由阿龙以及阿忠的后人继承。但前提条件是,得先分了阿忠遗留下来的房产。

经调解员劝说,阿茹表示,只要公婆不通过继承让阿忠的大哥来争房产,房子让他们住到终老没问题。

调解员认为,根据《继承法》,林老伯对阿忠的遗产享有继承权,而他想继承阿忠房产后再分给子女,合法不合情。

在调解员的引导下,林老伯提出,先析产继承,再通过遗嘱公证赠与孙子林源;同安的房产林源放弃继承。由于继承析产的契税、公证等费用不菲,这方案阿茹、林源无法接受。

因林源马上就要出国,调解员告知双方,若对簿公堂,这个家就名存实亡了,家人间应多换位思考,相互包容。

最终,双方当事人各退一步,林老伯夫妇放弃对儿子阿忠的遗产继承权,而林源也申明放弃对林老伯夫妇同安房产的代位继承,并与阿茹共同承诺,位于莲花五村的房子无偿让老人住到终老。常回家看看、家人之间多来往也被写进了调解协议。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