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奶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74岁老人收藏老票证近两万张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00:32 阅读: 来源:奶瓶厂家

陈嘉荣

陈嘉荣收藏的老票

陈嘉荣收藏票证源自于对妻子的愧疚,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找亲戚朋友要、去地摊旧货市场淘、甚至高价从废品收购站购买……不抽烟、不喝酒的陈嘉荣给自己算过一笔账,几十年来不好吃穿的他除了家用外,几乎把剩下的全部收入都投在了收集票证上。在他的坚持下,家人从对他实行“经济封锁”,转变为如今的积极配合。现在,陈家祖孙三代都有各自的收藏,易拉罐、钥匙扣、邮票、钱币,真是全家有爱好,人人乐收藏。

路之藏

小商店、大商城、无处不在的连锁超市、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网上商城……如今,人们买东西方便极了,欣欣向荣的市场足以满足大伙儿对物质文化的所有要求。然而,“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在物质贫乏的“票证时代”听来简直就像神话!

粮票、油票、布票、缝纫机票、电视机票……这种种票证,对于50岁以上的人来说曾经再熟悉不过,在已经成为历史的那段岁月中,它们是支撑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物质基础”。如今,这些陈旧的纸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已经成为一种单纯回忆过去的特殊符号。74岁的陈嘉荣是一位收藏票证的“达人”,他说这些票证见证了一代人所走过的那段岁月。

收藏源于心中“一根刺”

哪儿找啊?在当时供应最紧张的就是布票了。”陈嘉荣说,那时每个职工每年的布票定额是一丈七尺三寸,听上去不少,其实只够一个中等个儿的人做一身单衣加一双布鞋。

为了让婚事体面一些,陈嘉荣的父亲承诺儿子一定要做四床被子。有了这个目标,为了凑齐做被子所需的布票,陈氏父子开始提着礼品走访亲朋好友。那时的布票很金贵,谁家里都不富裕,一大圈跑下来,父子俩好说歹说才借齐了够做三床被子的布票。无奈之下,父亲决定借儿子一床被子凑数。婚礼终于如期举行,四床被子如期摆在新房的床头,只是新婚第二天,借来的那床被子就还了回去。看着妻子,陈嘉荣觉得很愧疚,既有一种说谎的感觉,也有“一票难倒英雄汉”的无奈。陈嘉荣说,为了还清借来的布票,自己和妻子好几年没添置新衣服才了结了这笔“布债”,自己的票证情结就是那时起“扎根”的。

谈及爱好的由来,陈嘉荣苦涩而无奈。1963年,陈嘉荣与爱人王玉玲结婚。陈嘉荣是山东人,根据老家的风俗,结婚必须要有四床新被子。“做被子要用棉花,就得要棉花票,同样的,做被里得用布票,做被面要用纺织券。棉花票不够可以把被子做得薄点儿,可布不够去

高价收来“破烂”当宝贝

虽说早就开始关注票证,但陈嘉荣真正开始收藏票证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时候,生活条件好多了,很多东西不用票也能买到了。于是,陈嘉荣开始向亲朋好友寻求不再使用的票证。慢慢的,随着收集票据种类的丰富,“搜刮亲友”已经无法满足他进一步收藏的需要了。

于是,陈嘉荣扩大了自己的搜索范围。“有关天津的票证大部分都是从废品回收站买回来的。”有一段时间,陈嘉荣是南开区和红桥区废品回收站的常客。废品站的人都知道他会以高于废品三倍的价钱买来这些“破烂”。“我有过敏性鼻炎,回收站里特别潮、味道就更别提了,为了倒腾出来点有用的东西,把我哮喘的老病都勾出来了。”即使这样,陈嘉荣仍然乐此不疲地

钻进了票证堆里,为了找到有价值的票证,他经常戴着口罩在旧纸堆里一蹲就是一天。

1994年,陈嘉荣在西市大街的早市上,看到有人在卖1955年发行的整版布票。摊主要价100元,这对当时收入不多的陈嘉荣来说可是“天价”了。陈嘉荣掏出了口袋里所有的钱,又狠心摘下了儿子送的一块新电子表,终于将心爱的布票换到了手。

稀奇老布票面额“一厘米”

经过这些年的搜集,他一共收藏了一千多种、近两万张不同时期、不同省市发行的各类票证。除了常见的粮票、布票外,他还珍藏了纺织票、工业票、鞋票、暖水瓶票、脸盆票、卫生纸票、洗衣粉票、肥皂票、火柴票、糕点票、烟囱票、白菜票、豆腐票、儿童糖票等现在看来稀奇古怪的票证。

奇中见奇的是,许多票证的面额小得不可思议,比如一两的鱼票、鸡蛋票、0.0055斤的油票、一厘米的布票、二两的酱油票,如果单用其中的一张去买东西,这些票只能买回来一段鱼尾、半个鸡蛋,或者相当于半瓶眼药水的花生油或指甲盖

长短的一块布。陈嘉荣介绍说,这些票面小得让人难以想像的油票,并不是到商店里买油时用的,一般是在公共食堂里买完饭后,再凭它让师傅在菜上加勺油。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行的一厘米布票,则是在买东西时作“找零布票”使用的。

藏之悟记住昨天珍重今天

现在的80后、90后很难想象凭票供应那些年的生活质量。当年人们用来充饥的野菜和粗粮,如今成了餐桌上稀罕的健康食品;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国产运动鞋、运动衣也成了他们用来赶时髦的国货情怀。脱离了使用价值,当年用钱也买不到的票证,现在成了追忆过去的纸片。陈嘉荣说,他端详票证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不仅源于藏品壮大带来的成就感,更源于从中感受生活起伏与时代变迁的自豪感,记住昨天则是为了珍重今天。

大型切割机货源

乳化脱模油批发

台球杆定制批发

切纸机批发

相关阅读